您好!朋友Simplified ChineseEnglish
logo
Eugene Wang
Eugene Wang

主頁 > 資訊 > 文學小說

中日戰爭諜報小說--宜君同志(八)

潘光陽著
2017/03/21

    德國駐滿州國大使在使館設酒會招待東京到訪的陸軍部軍醫署的高級官員。這犬養晉三這次到哈爾濱任務之一,便是和石井會晤德國方面的科學家。他官階雖然只是少將,可是他是陸軍部軍醫署的大員。陸軍軍醫學校指揮官,兼學校研究發展部行政長官。雖然也是醫生出身,有醫學博士學位,卻是個醫生從政的職業軍人。實際在醫學的造詣上,不甚了了,只是個一般政客。石井向來自負,對這些人素無好感,甚至有些看不起。可是犬養是將官,軍階高他兩級,又是他的頂頭上司。石井事事得經過他,受他牽制。他沒法不敷衍,所以不免心存介蒂。其時日、德同為“軸心國”成員,日本有高級官員到訪,德國駐滿州國大使 設酒會招待。石井雖然在滿州國的任務獨當一面,實際上還是犬養的部下,不得不出席。
    吉村春代當石井的秘書已經很多年了。1930年石井從歐美考察完生化戰術研究後回國任東京陸軍軍醫學校防疫部教授時,便被分配為他的私人秘書。那是她大學畢業後決定到軍中服務的第一個工作。年輕的春代,一副少女心懷,情竇初開,對這個新回國便身任要職的年輕少佐上司傾慕的不得了,簡直視為偶像。那時石井正在積極組辦陸軍防疫研究所作為發展生化武器的部門,工作十分繁重。春代跟她上司因業務關係,非常接近,常常單獨相處,有時候甚至工作到晚上,也常在石井家中出沒。石井是單身漢,春代便好像順理成章的把他的私生活也安排照顧起來。石井本來對這年輕秘書沒有什麼特別興趣,只是春代一來略有姿色,二來一團火般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致,近水樓台,便和她有了不尋常關係。春代便自視是石井的的女人了。石井晉升中佐被派到滿州國時,經不起春代懇求,便把她也帶著繼續作他的私人秘書,也持續了兩人業務以外的關係。所以春代事實上一直是石井的情婦,而石井對她是因利成便,利用多於真感情,有時更是若即若離。
    那天石井告訴春代要宜君陪他出席德國大使館酒會,叫她安排車子。直把她氣得哭了一夜,可是石井的命令不能不執行。以往凡這種活動,都是由她以私人秘書身份陪同石井出席的。那天宜君應命到訪收賬時第一次見面她便意識到石井十分喜歡這個支那女人,而且明顯的對她有企圖。石井邀宜君到塔道斯晚飯,她已經十分不是味道。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對她是極大的威脅,將要取代她的地位。因為吃醋嫉妒,開始時有點驚慌失措,繼而變得憤怒。到石井居然不帶自己而改邀宜君相陪,她覺得惡夢成真,心中憤憤不平:
    絕對不能讓別人搶我的漢子。哼!這個支那賤婦一定得想辦法除掉!
    她告訴自己。
    酒會當天,下午德國大使官邸門前車水馬龍,哈爾濱員警廳派出大批警務保安人員在官邸週圍道路上守備。滿州國治下的哈爾濱,各國僑民雲集。中國共產黨地下組織,國民黨的特務,加上抗日聯盟的活動,使其地成為遠東間諜活動最盛的地區。員警廳尤其是特務科對重大活動如皇帝(康德,即清遜帝溥儀)出巡,閱兵或外國使節到訪等戒備森嚴。這些狀況劍豪和宜君早已意料到, 決定不在德國使館對石井下手。
    石井一行帶著宜君比他上司犬養到得早。他把宜君對德國大使介紹為他的新助理。宜君心中想:這一來我還不變成標準的漢奸走狗了?呸!可是還是裝出嘉許同意的眼神,使石井非常高興。
    宜君不懂德文,英語能力也只勉強可以應付。德國軍官事實上最不肖說英語,但她的風儀已經吸引了週圍的人,言語上的短缺已經變得毫不重要。這就是一個風度翩翩的漂亮女人天賦的便宜。到犬養抵達,石井給她引見時,她已經是大堂裏眾人眼光注意的對象。石井有她站在身旁,頗為自豪。只見犬養也是色迷迷的向她全身上下打量。聽石井說她是支那人,犬養更是眉花眼笑,用比石井好得多的標準中國話對她說:
   「小姐好!這四郎在哪裏找到這天仙般的助理呀!」
    原來犬養的父親當年在日本駐大清國大使館做武官,他小時在北京住了很多年,1920年代又在天津日租界內的日本兵營當過營長,所以中國話說得很流利,還帶著一嘴北京腔。犬養六十來歲,上唇留著仁丹鬍。軍裝領上、肩上的少將軍階,加上腰間掛著的軍刀,使他看起來英挺威武。不看他身上穿著的日本軍服,誰都會以為他是中國人。
    石井倍著笑,心中卻想:你這死老頭可別打什麼歪主意! 酒會整個晚上,犬養都讓宜君和石井留在他旁邊,而且不停的和宜君聊,告訴她很多他小時在北京紫禁城附近長大的事,好像回憶他“故鄉”的往事一般。宜君表現得十分有興趣的樣子,還斷斷續續的問了不少問題,只是心中壓抑著憤怒:
     -- 你這狗禽獸在我的土地長大,我的土地養你育你,你現在卻回來侵佔,還要肆意屠殺和你一同長大的中國人。有朝一日定要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
    犬養和宜君談得開心,好像宜君是他請來的客人,石井反而在
旁邊像陪客似的。犬養是他上官,又是頂頭上司,不便發作。只是臉色十分難看。宜君注意到,心中想你越生氣越好,好方便我在你兩人中挑撥離間。三人站在一起,卻對彼此有絕對不同的心懷。
    與德方的商談,還沒有達成完全協議。過一兩個月犬養還得再來哈爾濱一次。對這點他反而沾沾自喜,因為他翌日便得回東京,可是還是想再見這個中國麗人。離開酒會前他便告訴宜君自己將會在十二月中再來,到時要特別叫石井一同帶她來聚聚。宜君嗲聲嗲氣的背著石井對他說:
    「希望四郎到時肯帶我來!」
    犬養聽她把石井叫得親熱,心中有點酸溜溜:
    「我特別吩咐他他一定會帶。」
    「就靠將軍了!」
    在回憲兵指揮部的路上,石井在車子後座臉有慍:「宜君妳對犬養將軍好像很朋友...貼近的!」
    宜君知道他在吃醋,是說妳怎麼好像跟他很親熱。便佯嗔說:「四郎,他是你上司,我只得敷衍應付。我要的是像您這樣真正做事的軍人醫學家,又是真正的武士啊!我才不在乎他是什麼將軍呢!只是我不喜歡他老是色迷迷的看我,噁心哪!」
    幾句話說得石井俯首貼耳,心裏甜絲絲的。但對犬養越來越氣憤。
   「妳是我帶去的客人的。他不可以奪了主人...的!」
    宜君知道他認為犬養喧賓奪主,索性再激他一激:
    「他權位官階都比您大,不能得罪。我們是我們,不需要理他。」
    她強調我們,在後座故意自動把手穿在石井的臂彎裏,輕輕的靠著他。石井果然中計,心中對犬養更不能釋懷。
   「宜君妳走路...看的!哼!巴格野路!這人不會永遠頂在我頭上
的!」
    宜君知道他是說妳走著瞧。石井說著便也伸出手臂摟她,宜君只好柔順的由他摟著,心中竭力壓制著憎厭。自己也佩服自己戲演得這麼好。石井想進一步有所動作,宜君卻輕輕把他推開。
   「四郎。」
     他聽到宜君說:
    「我敬您慕您,不希罕什麼將軍。我要的是跟個真英雄!要長遠
的,我們慢慢來。」
     石井只見她臉上似嗔似喜,說不出的嫵媚,又似說不出的可近
不可即。況且言下之意,竟然好像以心相許。石井摟著她,不知怎
的,心頭便樸樸亂跳,那滋味既興奮暢快,又好像有點緊張害怕。是他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好像夢寐以求的得到了,但也好像精神上給他很大的壓力。他終於明白,他已全然無助地愛上了這個女人,但又怕這個女人不接受他。這是從未有過的事。他要哪個女人,哪個不曾給他脅逼就範?以他一貫的作風,動粗用強是常事。可是他知道,用強只能得到肉體,得不到心。用強只會把心趕走,扼殺。他要這個女人的心。連他自己都不明白在這個支那女人面前自己會變成這樣。宜君見石井不再有進一步動作,卻若有所思的看著她,暗暗噓了口氣,便又輕輕地靠了過去。她知道,已經成功俘獲了對方的心。
    此後,石井多次和宜君約會。宜君只讓他牽牽手,親親臉頰。幸好石井真的是愛上了她,而且希望和她有更長遠的打算,加上在肉體上他要的女人一點不缺,這倒保証了宜君暫時的安全。
    每次同石井接觸後,宜君都會把詳細情況告訴劍豪,商量下一步如何進行。


推薦閱讀

中國詩會 王久辛的詩

蹈海索馬里(長詩)誰也不願在吼獅面前舞蹈——阿拉伯諺語

當老媽嫌我的菜做得不好吃!

長篇小說 《情斷拉斯維加斯》1

作者介紹:姓名:孫廣新,男,筆名一來。英文姓名:Eli Sun 。美國華裔作家。 1958年9月11日出生於遼寧省新賓縣
Candi Liumai Nancy Li Diana Xu Wang Xin Paul Realtor CCH International Group David & Mini VIP Tour Xiang Wei Xuan Noodle King Ramon Wu Amy Law Office

Chinese Magazine 99 Ranch Market LVYP

© 維加斯新聞網和維加斯新聞報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隱私權政策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lvcnn.com Software ©2018 Las Vegas Chinese News Network Corp.

fackbook logo twitter logo google logo Youtube logo Wei Bo Logo Wei Bo Logo Youku logo QQ Video logo